昨天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。
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,只有零星的残片还在脑海里回荡。

上课的学校里,看到已经硕果累累的枇杷。朦胧好像记得以前喝过奶奶用枇杷叶煮的水,是淡淡的红色的,味道已经忘记了,却一直记得这件事,好奇怪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M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